探索自然 | 寻找城市里的“绿野仙踪”
更新时间:2022-06-28  【打印此页】  【关闭

微信图片_20220517180911.png


1.jpg

漫画家——扫把

扫把,国内著名漫画家,“山山艺术空间”主理人,“守护荒野”志愿者,公益领域的活跃者。从守护白鸟湖、新疆雪豹、水獭,到记录亚洲象、绿孔雀、怒江金丝猴,十年间她先后参与了20余个公益项目,以画笔为媒介,推广公益活动。


作为才华横溢的漫画家,扫把创作出版了《在重庆》《一起玩吧,昆虫》《在重庆等鸟来》《饿龙谷·吃》等绘本书籍,兼具科普、教育意义,受到无数大小朋友的喜爱。


2010年,她签约英国国际插图艺术家经纪公司,开始为美国、德国、瑞士、英国等国家各类儿童读物提供封面插图设计以及独立儿童绘本设计。 


她的绘本《What Do You Do With An Idea》曾获得“美国独立出版人图画书”金奖,被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赠与英国小王子乔治,在美国畅销35万册,翻译出版中文、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荷兰语、韩语等十数种语言全球发行。


2.jpg


《荒野笔记》

“人作为自然演化得这么成功的一个物种,不羁的天性和或多或少的野性永远不可能消失,我不是天真怀旧,也不主张逃离北上广,躲进大自然,但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更丰富的生活体验,荒野让这种体验更充分,荒野代表着某些深刻的东西,代表着未被现代社会征服的恩赐与难以描述和感知的惊喜。”


——扫把《荒野笔记》



“Let's keep it wild!” 去荒野,是近五年来漫画师扫把的日常,也是她亲身见证了我们所生存的这颗伟大星球上神奇与美好的造物后,仍保有的最纯真的梦。


从画室走进荒野纯属偶然。四五年前,公益环保组织“荒野新疆”平台找到扫把,希望她能画一张关于雪豹伞护种的宣传图。为了更深入地认知雪豹,了解真实的荒野与自然,2017年,扫把从新疆开始,走向荒野。


从一开始跟随队长西锐和小队长丫丫完成最轻量级的野外工作,到体会安装红外线相机和回收数据的快乐与困难,尝试学习在野外观察野生动物的痕迹,再到了解野生动物们各自不同的栖息环境和生活习性。


3.jpg

扫把用绘画的方式记录了“荒野新疆”的工作:他们曾在伊犁的冬牧场追逐云绢蝶倩影,也曾隔着豁阔的山岭遥望匍匐的雪豹,还顺着新疆北部的河流记录下水獭的出现……荒野在扫把眼里渐渐变得具象且完整——它是动物们栖居的乐园,也成为人类守护地球的救赎。“保护了一个物种,就保护了一大群物种。”


在荒野的追寻与记录中,扫把似乎也找到了“另一种打开世界的方式”。踏上荒野之后,人会发现荒野自然无处不在。


从2017年加入“守护荒野”以来,每年五六月份,扫把都会把自己手里的工作放一放,跟着大家一起穿行在新疆的荒野里。一直到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才暂时停了下来。


2021年五月,《荒野笔记——扫把的自然观察手账》出版,书中以扫把作为“守护荒野”志愿者为主线,以手账的形式记录了“从事野生动物调查、保护的人们如何守护荒野”。 


在扫把心里,荒野已成为她怎么也画不够的题材,她说:“很开心能以画画为职业,有机会去画各种我喜欢的动物,接触到国内做动物保护的无数志同道合的人,学习和了解我们中国本土的动物,了解到它们的珍贵。也希望能通过我的画,让读者们感受到动物的珍贵与可爱。用动保工作人员的话说,‘只有当大家都喜欢这些动物,我们才能更好地去做保护的推广 ’。 ”



在重庆等鸟来

2017年,扫把第一次荒野记录后回到重庆,她开始用三年时间,在居住的城市里观察鸟类。


选择鸟类作为观察对象,是因为“小区里的根茎花叶果以及吸引来的昆虫,都属于荒野,而鸟类,是我们最容易看到的野生动物” 。


扫把是执行力和毅力极强的人。如同10年前,为了学国画和书法,她每周末往返四个小时去重庆大学城上培训课,风雨不改坚持了5年一样,这一次,她火速购买了望远镜和鸟类图鉴,准备了小本子,开始深入观鸟。


一开始是在居住的小区里看,遛狗时脖子上挂一个望远镜,看见鸟出现就拿起来观察一番。一圈下来,本以为只有麻雀的小区里,竟被她发现了20多种鸟。


很快,小区观鸟无法满足她的需求。一到周末,她挂着望远镜,随身带一个画画的速写本就往外跑。重庆北边的明月山、歌乐山,市区的鸿恩寺森林公园、照母山,以及南山大金鹰……这些观鸟的热门地点,她都曾短暂又长久地停驻过。


“重庆鸟会都有做监测,也会分工,比如你盯这边我盯那边,解放碑发现有鸟,大家就在重庆观鸟群里通知:解放碑逛街可以过来了,5只5只。”


2019年9月,扫把开始寻找秋沙鸭,并在次年与重庆鸟会合作,绘制《中华秋沙鸭分布图》。观鸟三年之后,2020年9月,扫把出版了书籍《在重庆等鸟来——扫把的观鸟手账》,豆瓣评分高达9.3分。


4.jpg


在这本“非正经”的鸟类图鉴里,扫把用漫画家独特的视角和笔触记录下了100多种居住或路过重庆的鸟儿。100张精美鸟儿插画、8张重庆市内公园手绘地图、8篇观鸟日记,绘本拟人化创作出它们各自的行为特点与外形特征,吸引了无数粉丝“入圈”。


观察得细致,描绘自然也出神,因此即使是叫不懂鸟的人来翻书,也能轻而易举记住扫把笔下每一种鸟的样貌。


3岁的多多跟妈妈小杨一起阅读了这本绘本后,每天清晨跟鸟儿打招呼便成为他最期待的事情。


小杨说,不仅多多爱上了观鸟,就连她也因为扫把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重庆450多种的鸟类,九龙坡彩云湖就可以欣赏到50多种;往北走,北碚的丽滩每年吸引着大批候鸟迁徙于此,河滩上广布的天然礁石、芦苇荡,为候鸟提供了很好的藏身之处和丰富的食物;


南岸广阳岛则是主城重要的水鸟越冬地,这里不但有重庆市内常见的白鹭、白鹳、野鸭子等鸟类,还有有着“鸟中大熊猫”之称的中华秋沙鸭和受人喜爱的鹬等众多国家保护珍稀品种……


5.jpg


更值得一提的是,《荒野笔记》和《在重庆等鸟来》两本书的版税收益,很大一部分扫把都捐赠出去,用于支持野外公益事业。“我也是跟着他们学习获得的知识,从自然里来,那就又回到自然里去呗。”


扫把打心眼里认定,无论是荒野的见闻,还是观鸟的心得,都是自然早已藏匿好的惊喜,只等待我们用心探寻。



山野空间

2021年,因为疫情,扫把暂时停下了奔赴荒野的脚步,取山城的“山”字,创立了一家名为“山山”的艺术空间。


对于她来说,万科御澜道外,这幢上下两层的小楼兼具实用和浪漫性——这里是她的工作室、画展空间、绘本博物馆、下午茶咖啡厅、漫画周边杂货铺,也是她构建出的,城市通往荒野的“乌托邦”。


扫把将自己的绘本都搬到这里,有以山城生活为题材的《在重庆》,也有从传统神话中提纯的《饿龙谷·吃》,但更多的是“动物保护与荒野主题”。


《中华秋沙鸭分布图》,探寻荒野时记录下的手稿,雪豹的零钱包,怒江金丝猴的刺绣贴、杯垫……“守护荒野”、重庆本地自然公益机构的自然动物摄影、动物科普绘本与书籍一起,构成了这个空间关于本土物种的分享。 


扫把在空间的二楼,1:1复制了自己家中的工作小书桌,供顾客涂鸦留言,写下关于荒野的所有好奇与美好想象,也将有意思的留言再创作成漫画,隔空与他们拥抱、交流。


6.jpg


甚至,“山山空间”一楼的电视屏幕上,还持续循环播放着关于雪豹的实时内容。这些镜头都是早些年扫把跟随“荒野新疆”在雪豹常出没的地方设置的以“扫把”名字命名的专属红外相机所拍摄到的内容。


扫把说,人对自然的态度,从恐惧到探索征服,再到保护,与自然和谐共生,探寻如何与其他的物种共享共存空间,都是为了与更强大的力量重新连接,那就是自然的力量。她从自然中获得灵感与创作的力量,也希望这种力量能引导更多人走向荒野,倾听万物与自然。


“保护区工作很专业,但是和市场还是有一定的距离,机构主要是做学术研究、科研调查与保护,而我则是做一个中间人,把科研机构深奥的调查研究信息通过绘画,转换成大众更喜闻乐见的信息。”


她笑着说:“大家觉得乖,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荒野、保护动物,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7.jpg